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2022热搜(不同地方各种做h1v1)最新章节

2022-08-06 08:37:55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薛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硬邦邦的床上,右腿疼的厉害。

还没等她搞清发生了什么,突然,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古代衣服,头上梳着两个髻的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冷着一张脸,双眼却灵动鲜活。他站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薛柔。薛柔看着对方稚嫩可爱的脸庞,在心里大呼卡哇伊。

“你醒了,我拿了馒头给你,快吃吧。”

少年声音清脆,薛柔揉了揉耳朵,有种在做梦还没醒的感觉,肚子咕咕叫了两声,没忍住摸了摸肚子,这梦也太真实了,难道不是梦?

也许是看她没有动作,少年臭着一张脸,很是不悦的看着薛柔,薛柔试探的接过黑的有点诡异的馒头咬了一口。

馒头入口,薛柔有一种在吃沙子的感觉,作为社畜的薛柔,实际上并不是太挑食,最起码,在熬夜工作的时候,一张鸡蛋灌饼就能满足她的味蕾了。但是,这个馒头却吃的薛柔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小说

也是这股子真情实感的呕吐感让薛柔明白,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薛柔斜眼朝着少年瞄了一眼,吃惊的发现,小少年居然暗搓搓的对着她手里的馒头流口水,眼中流露出几分渴望。

“我出去干活了。”少年收回目光,满是冷漠的道,“在我回来之后,不希望再看见你。”

少年走后,薛柔看着周围堪称简陋的屋子,不禁有些茫然。

她大概知道自己是穿越了,但是怎么穿越的,为什么穿越,穿越到了什么地方都一概不知。唯一比较熟悉的少年还全程冷漠,薛柔突然有种天大地大,无处藏身的感觉。

她试着动了动腿,左腿还好,只是略有些酸涩,右腿却针扎般的痛苦,而且膝盖上有一种不一样的触感。

薛柔不敢乱动,慢慢直起身,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把身上不认识的衣服给撩开,然后就看见了腿上包着的纱布,纱布上渗着绿色的汁液,隐隐的有一种草药的味道。

薛柔估摸着这应该就是少年给自己包扎的,心里暗暗有些高兴,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

薛柔打量着屋里,一张木板硬床,床边还有两个锁着的箱子,一个木桌子,桌子上还有个奇形怪状的巴掌大的炉子一样的东西,那东西最上面有着一根指节长的绳子。

之前薛柔偶然查资料时查到古代普通老百姓用不起蜡烛,用的都是油灯,没想到自己还能亲眼看见。

结合这些东西,薛柔大概了解了现在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心里总算安稳一些。

薛柔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书读的不算多,但是小说看的不少,那时候,看小说成瘾的她还查过不少资料,甚至自己动手做过一些实验,而且实验还非常成功。

不说别的,就肥皂这一个项目,应该就能让她在这里左拥右抱,走上人生巅峰吧?她也不挑,和少年差不多好看就行。

薛柔没忍住乐了好一会儿,乐过之后,神情忍不住绷了起来,虽然这个世界科技不发达给了她立足之地,但是,食物非常落后啊。

之前,少年给自己吃的馒头看起来应该是不错的美食了,但是吃惯了大中华美食的自己还是接受无能。

为了打探到更多的情报,薛柔忍着痛,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从门缝里朝外看去。

薛柔发现虽然屋里非常简陋,但是外面的建筑却非常讲究和雅致,杨柳花卉,假山流水样样都有,精致的瓷器,摆设,也都是面面俱全。

优雅的环境,简陋的房间,明明只是一墙之隔,却是天差地别。

大着胆子走了出去,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上上下下打量着薛柔:“哟,哪来的生面孔,穿的如此寒酸。”

看了看自己身上颜色暗淡,面料粗糙的青衣,再看看来人身上做工讲究,看着就贵的大红衣袍,薛柔十分认同的点点头。“确实有些寒酸。“将来自己发达之后必须要整几身好点的衣服。

红袍青年一噎,“你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

薛柔再次点头:“是啊,是啊,我这人身上最好的一点就是十分有自知之明。”

“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红袍青年厌恶的瞪了薛柔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也对,听说你是在别的青楼没有钱还需要占人家小哥儿的便宜所以被人打断腿了扔出来才被捡到的,羞耻心这东西,你可能还真没有。“

听着这话,薛柔干巴巴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在没有搞懂自己现在什么来路之前,她是不敢随意搭话的。唯一露馅了,被人当作妖怪烧死就惨了。

“小陆子虽然是咱们这儿的奴仆,但是模样也是很不错的,那么长时间了,也不是没有人要给他赎身,他一个也没看上,但是他却主动把你带回了房间,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薛柔皱了皱眉,小陆子,是在说之前醒来时看到的少年吗?奴仆,赎身……这里到底是哪里?她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你,公子说笑了,在下身无长物,不敢有所企图。“薛柔用脑海里少得可怜的古人语句,勉强组成了句子,但是临时组句,到底有点语句不通,好在她脸皮厚,不在乎。

“身无长物,好一个身无长物,“红袍青年冷笑一声,神情说不出来的嘲讽:“我看你就是在床上将那个贱人伺候舒服了,所以才能让那个贱人好吃好喝的伺候你。我就知道,那个贱人表面上清清纯纯的,实际上贱的很,随便来个人都让摸。”

薛柔拧着眉头,心中闪过几丝不悦。

“你知道吗?你嫉妒的嘴脸真让人恶心。”薛柔一改之前无所谓的态度,放肆地用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青年,那眼神,不是青年以往的客人那样欣赏中带着痴迷,像是在看一个冰冷的物件,而不是一具温香软体。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