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少妇的又紧又窄 美妇风韵浑圆硕大屁股

2022-08-06 08:49:46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冰雪让王欣一家人差一点没能回到老家过春节,他们被滞留在颙州的宾馆里,心急如焚,眼看就要大年三十了,从南粤带回来的东西能吃的已经被他们吃得差不多了,再加上不时地传来一些关于疫情的消息,他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再说,两个老人不想呆在宾馆里花这份冤枉钱,本来一百来块钱的宾馆,到了这个时候突然成了两三百,这样算下来,住上这么一个星期差不多花去他们小店一个月的利润了。当然他们上了年纪的人会觉得太浪费了。这还不算每天的吃喝,尽管他们小心谨慎的花钱,可是每天至少也得吃一顿正餐吧,三个人没有三五十块也是下不来的。所以老两口每天都督促儿子出去打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回老家去。就在大年二十九这一天,接到通知说是明天上午到他们老家的公共汽车就可以通行了,三人自然非常高兴。老两口就预先把行李准备好,争取买到头班车回家过年。

年三十天刚亮,他们就去了车站,虽说依然是冰天雪地,但是街道上的积雪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他们到了汽车站,见到很多从各地回来的乡亲们,和他们一样,都聚集在这里急着回家过年。而售票口那里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想挤到前面,早一分钟买到汽车票。尽管售票大厅里的大喇叭一直不停地在广播,‘不要拥挤,排队买票’,可是没有一个人去排队,好像大喇叭广播不是对他们说的。本来要是所有人都排队,可能售票的速度还会快一些,可是这样挤来挤去,反而降低了速度。可是没办法,这里证明了一条狼的生存法则,强者胜。王欣站在圈外,看着那么多人拼命往前挤,他心里也着急,可是他不想去和大家伙拼力气,他那总经理的架势还没有消去。可是站在身旁的父亲,大概看出了儿子的心思,就自己主动过去买票,被王欣一句话怼了回去,“你还是歇歇吧!”王欣无奈也开始靠近那拥挤不堪的人群,多少有点像是池塘里的锦鲤,见到有了食物,都拼命地上去抢一口。正在这时,王欣突然发现外面有一辆汽车,停在了出站口,所有人又像疯了一样的蜜蜂瞬间涌向那辆大巴。

“加班车,加班车,开往筱头镇方向的!中间不停!”售票员趴在窗口,探出半截身子吆喝着。

听到说是去筱头镇方向的,所有人又折回去售票处,王欣赶紧去叫爹娘过来,上了这个车,下车再走上几里地,就可以回到家了。三个人顺顺当当上了车,还有个座位。把老人安顿好,王欣忽然看到后面坐着的一个女人,他想过去打个招呼,可是看那女孩子带着耳机,闭着眼睛,像是在欣赏音乐,他想算了,于是他就屁股靠在椅背上,反正也就是个把钟头就到了。可是这个时候,那人就叫了一声,“王欣,这里有座位!”

王欣回过头看了一眼,见她笑眯眯的样子,就走过去,“黄鹂,你也是刚回来的?”

黄鹂把背包从座位上拿开,示意王欣坐下来。“回来几天了,不是没有车回去吗,这不我实在没办法,找了过去学校的同事,他就派了一趟加班车!”

“你说你同事现在是管客车的?”王欣挨着黄鹂坐下来,因为座位挤,冬天都穿了棉衣,所以免不了衣服蹭在一起。黄鹂为此还专门挪了一下。

“过去是副校长,现在出来了,成了长途站的站长。”

王欣明白了,站长当然有这个权力了。“你一个人?”

“你啥意思?还能几个人?”黄鹂不明白王欣为啥会这样问。

“啊,对不起,我想多了,我还以为你可能已经找了男朋友呢!”王欣有点不好意思。

“我问你个事儿,我放假的时候,听范总说了一句,你真的被公安局抓起来了?”黄鹂扭头看着王欣的眼睛,等着他回答。

小说

王欣本来想制止黄鹂问这样的问题,不过车厢里嗡嗡声音很吵,大概他爹娘坐在前面可能也听不见,就没有去阻止,不过他也没回答。

“是不是呀,为啥呀?”黄鹂见王欣不回答,又追问一句。

“都是误会,他们抓错了!”王欣见没法绕过去,就编了个借口,然后赶紧找了个问题把话题岔开,“最近年关了,宏达生意咋样?”

“不要太好了!”说起生意黄鹂来了精神,“也不知道是咋弄的,这个月出货量特别大,比预计的销量还增加了一倍。我一天到晚几乎没法回工厂去,要不是放假,我估计还得往北方去跑呢!”

“真的?生意这么好哇!你是联系批发商吗?”

“对呀,就是专门和那些批发商做生意的。刚开始我还不习惯,他们南来北往,见我是个女孩子,免不了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可是后来习惯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恶意,也就是嘴上说话不那么干净。”

“收入咋样?”

“还行,肯定比过去高多了!”说到收入,黄鹂脸上绽开了花似的。“王欣,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去蕻胪找你,也不会认识范总,也就不会有我现在这份工作和这个收入。”

“你还是感谢你自己吧,是你的运气好,能干!”

“你广告公司放几天假?”黄鹂问。

“啊,随便放!”王欣明白黄鹂他们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工作,可是他在黄鹂面前还不想丢这个面子。

“当然了,你们是做老板的,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我们可不行,初五就得回去。不过看博发那里疫情管得很严,不知道咱们这里会咋样呢?”黄鹂说话的时候露出那种羡慕的目光,王欣看在了眼里。

“那你现在还是住在工厂那里?”王欣试探着问了一声。

“早不在了!那天不是和叔叔婶子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搬到了省城。设了一个小办公室,和素素他们在一起。不过各自办各自的公,不搅合的。”

“那谁是你领导,就是那个叫柳東東的经理吗?”王欣问。他记得柳東東,那次为了谈融资,范长进领着他在素素那个批发公司见过面的。再说过去王欣对柳東東也都面熟。

“不是,我直接归范总领导。”黄鹂觉得很骄傲,不过她马上又补充了一句,“那个柳经理已经开始管理长进贸易公司了,人家是总经理。听说她以前也是蕻胪公司的,你们应该认识?”

“当然。”王欣心里有点悲凉,不过他又问,“素素呢?”

“你是说老板娘吧?陆素素,对吧?”

怎么就成了老板娘呢?王欣心里想,不是范长进的小三吗?难道她晋级了?于是,王欣就问,“素素和范总结婚了?”

“没结婚吗?大家都这样叫老板娘,所以我们也这样叫。你和素素很熟吗?”

“嗯,认识!”

汽车到站了筱头镇,不能再继续往前开,车上的人全都下来,如果说城里是冰天雪地,那这里完全就是被冰雪覆盖的世界。王欣他们四个人沿着一条开辟出来的小路朝着村子里走去。

在黄鹂家的村口,道别的时候,她拉住王欣娘的手,亲亲热热说了几句女人才说的体己话儿,王欣娘好像也很高兴。不过王欣看到了黄鹂私下塞了什么东西给他娘。穿过了这个村,王欣就问,“娘,黄鹂她给你啥了?”

“没啥!”

“没啥是啥?孩子问呢,你还要保密?”王欣爹也插话。

“这孩子懂事儿,说是过年了,没啥给我买的,这不塞给了我几张票子!”王欣娘不太愿意说出来。

“你真是老糊涂了!她已经不是咱家媳妇了。你忘了上一次你自己做主把她领回家,让孩子们多难堪!”王欣爹发了脾气。

“算了,她孝敬俺娘也是应该的!”王欣赶紧出来打圆场。

“这事儿你千万可别让那个闺女知道啊!”王欣爹又嘱托一句。他说的那个闺女就是李娜,也就是到现在为止他们认定的儿媳妇。

终于回到自己的家里,可是一进门,那个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一年不在家里,屋里院里简直就不像一个家了!院子里完全被雪覆盖着,王欣赶紧清理积雪,弄出一片地方,看起来像是家里有人的感觉。老两口一个收拾厨房,一个收拾堂屋,也都忙得不亦乐乎。

“王欣回来了?”大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

王欣停下手中的铁锨,迎过去,见是自家二叔,也是队长,也就是他一声吆喝吓走了去年过来闹事儿的黄鹂的娘家人。

“二叔,进来,我爹娘都回来了。这不是因为大雪冰冻,一直到今天才算到家!”王欣正要招呼这个自己家叔叔进屋,爹和娘听到声音都出来和他打招呼。

“你看看整天家里没人,这媒火是黑瞎子,屋里下不进去脚!”

“没事儿,你等一会儿,我回去让孩他娘给你捯块儿煤球来,先把火生着。不行中午去我家里先吃着!”说着,队长叔叔出去了。不一会儿,队长还有几个人一起,夹着红红煤球的,提了大馒头的,还有端了一簸箕加工过的油炸丸子,油条,熏肉,猪头肉的。甚至还有人提了米面的。王欣见了很是感动,觉得还是回到老家好,这里的人永远都是那么可亲可敬,他们不用问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主动做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就是老家的魅力。

屋里屋外,有了人,有了笑声,觉得小院子一下子又活跃起来。

“欣,老叔先给你说一下,前几天镇上领导还问你回来过年没有,说是他们要过来见见你呢!”队长叔叔把王欣拉到一边说。

“镇长有啥事儿?”

“他没说,光说是要来看你。你如今在咱们这里可是出了大名的。听说上了电视上了报纸,这也是咱们王家的骄傲。就是我去镇上开会,那些人对我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听队长叔叔这样说,王欣心里一阵唏嘘。要说在小新广告的时候,也见过不少大人物,可是今天他已经是一个无业游民了,接下来自己到底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他想把这个情况给自己二叔说一声,可是自己爹娘都不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说了,岂不是会让这个年很难过去吗?所以没办法,也只有暂时打着哈哈说话。

年三十,王欣家里还是吃上了热腾腾的饺子。刚端上桌,黄鹂就进了屋,“刚吃呀?”黄鹂好像过去一样,扔了手上的小坤包,一屁股也就坐下来。

“我去给孩子拿双筷子!”王欣娘赶紧去了厨房。

“婶子,不用,我吃过了!”

“既然来了,再吃一口!”王欣见到这个时候大过年的,来了都是客,也没必要端着脸给人家看。

取了筷子,四口人坐下来吃饭,黄鹂吃了一个饺子,就说,“婶子,你这馅儿比俺娘调的好吃!”

“多吃几个!”王欣娘说。

“不吃了,该开始了,我就说过来叫王欣去我家看春节晚会呢!”黄鹂放下筷子,站起来,准备出门。

“我不去了,快八点了,你赶紧回去吧!”王欣没想到黄鹂过来会是这种目的。去年这个时候两家人闹成那个样子,已经是兵戎相见,自己怎么好腆着脸过去以前的老丈人家呢。大概是黄鹂看出了王欣的心思,又说,“家里没人,就我娘在,我爹出去打麻将了!”

“欣,你要是想看晚会你就去吧!人家孩子都来叫啦!”王欣娘就说。

“黄鹂,真的不去了,你回去吧!马上开始了!”

“那好吧,我也不看了,在这里和你们一起熬夜。我去看看那屋子咋样?”黄鹂说那屋子,谁都知道就是他们原来结婚的那个房子。黄鹂出去,很快,下屋里亮起了灯,就听到黄鹂大声说,“看这屋里乱的,晚上咋住人呢?婶子,这屋里的铺盖呢?”

顺着声音,黄鹂又回到了上屋,直接去了王欣娘的屋里去衣柜里找被子。王欣娘跟进来,“闺女,让我弄吧,就说吃完饭再给他铺床呢!”

黄鹂也不接这个话茬儿,只管抱了被褥出去。王欣爹就说,“欣,你还吃,你不看看这是什么阵势?”

“什么阵势?我们已经说清楚了,她愿意,随便她!”

“孩子,你可不要胡来。你可别忘了你菩城那里还有那个媳妇呢!”王欣爹提醒儿子,意思是说,李娜已经是自己家里的儿媳妇了,这一位是个外人。

王欣也不管那么多,只管吃自己的饭,可是王欣爹却不那么冷静,放下筷子,走到院里,说,“闺女,回去吧,不早了,你爹娘该操心了!”

“叔, 没事儿,今天不是年三十吗,熬夜,大家都熬夜呢!他们知道我回来这里了。”

如果黄鹂不这样说,也许王欣爹还不会这么着急,可是听这个前儿媳妇的话,觉得里面有含义,什么又回来了?这口气不对。老实说,在菩城呆了两年,他们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尤其是有了那个小店,他们更加是把自己当成了菩城人,所以对于李娜尤其地喜欢,特别是原来的房子被仝家收回去以后,他们早晚和李娜同吃同住,早已经把李娜当成了儿媳妇。早说,李娜也确实是个好闺女,和两位长辈相处的非常和睦,所以此时此刻,王欣爹心里不想让这个过去的儿媳妇在这里胡闹。

王欣吃完饭,收拾了桌子,把东西送到了厨房,然后说,“爹,外面冷,你回屋吧!我出去一下,看看能不能弄点鞭炮回来,过年了,怎么也得有个动静不是?”

“王欣,你等等,去我家拿吧,我爹买了好多呢!这个时候,小卖部不可能开门!”黄鹂在后面喊。

王欣也不管那么多,只管出了大门,紧随着,黄鹂也跟了出去。过了半个钟,王欣手上提了一个黑色大塑料袋,刚进院门,就说,“爹,娘,我买回来了,拿个打火机,咱们也放鞭炮!”

王欣娘拿了打火机出来,“你爹出去了!”

“干啥去了?”王欣觉得不可思议。

“还能干啥,肯定是手痒痒了呗!”

“啊,我知道了,让我爹去找他们那老弟兄碰碰手气也行。在菩城那里,他整天就唠叨这些人,这不回来了,去见个面,吹两句大牛,搓两圈麻将,他心里舒服。”

“王欣,赶紧放吧,你看人家都放完了,本来吃饺子之前就应该放的。我娘还对着祖宗牌位磕头呢!”黄鹂在催促。

“好的,这就放!”

鞭炮声噼里啪啦,从这个小院子里升起,邻居们听到声音,也都出来看看,这一家人怎么又回来过年了,他们心里还在疑惑。不过,王欣看着那火花,看着那瞬间崩碎了的炮筒,看着那寥寥升起的白烟,他不知道过了这个年,接下来自己该干些什么?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前途,没有了爱人,没有了精神。甚至身上还背负着一个秘密,自己爹娘不知道,自己的亲属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了真相,该会是什么反应呢?还有队长叔叔说的镇长,要是真的见了面,自己该怎么说呢?

鞭炮就要燃尽,王欣心里一片惆怅,今天和当初他离开这里到南方去寻找黄鹂的时候一样,一切都又回到了原点。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喊,“王欣,快点,有客人找你!”

天哪,这会是谁呀?半夜三更的,冰天雪地的?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