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将她紧小的娇嫩撑得满满的:岳打开双腿开始配合

2022-08-06 08:53:27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黄昏,天又黑了一重,屋外...一个女孩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 二牛哥,我到家了,你也赶紧回家吧!谢谢你送我回来,天快黑了,你下山小心一点。”

憨厚的小伙子笑着说

“ 那好,那我回去了!阿果,你也忙活一天了,早些休息吧!下次赶集我们再一起去。”

“ 好,二牛哥!”

这是一个小山庄,村里的人会在每次赶集的时候把自己养的家禽和编制的竹筐拿到集市上去卖。而阿果擅长的是养花还有酿酒,所以每次她都会和村里人一起带着她养的花和酿的酒去集市上卖。

“ 啊……”她关上门,转过身便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桌前拿着枪指着自己,意识她不要声张。

可是阿果的惊呼声屋外的二牛还是听见了。

二牛关心的问

“ 阿果,怎么了?”

“ 没事儿,二牛哥,我脚踢到桌脚了,不要紧的,你赶紧回家吧!再晚阿叔阿婶该担心了。”

“ 哦,没事就好,那我回去了。阿果,你把屋里的灯点上吧!”

“ 好的,二牛哥!”

屋外的人也没有多怀疑就离开了。

阿果看着男人拿枪指着自己倒也不害怕。因为怕也没有用,还不如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小说

她习惯的点燃桌上的煤油灯,然后走到桌子不远处,一个树桩撑起的大铁锅前点着了早已堆好在锅里的松枝,才一会儿功夫松枝下面的柴火已被引燃,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

她明亮的眸光望向男人。

“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男人没有回话,依旧拿枪指着她。

他扫视了一眼屋里的环境,他所在的地方是间堂屋,大门正对着桌子,他刚刚是从堂屋右后方的窗户翻进来的,此时就正对着门坐着,也就是八仙桌的上方,家里长辈才会坐的位置。

阿果见男人不理会她,便走到桌前,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大约二十一二岁,浓眉大眼、目光清澈,穿着军官的衣服,不过感觉是那种脾气不怎么好的军官。因为从她一进屋子开始,他就有一种别人闯入他领地的感觉,冷冷的一张脸,没有一丝笑容,而这里分明是她家嘛!

不过阿果倒是一点也不惧的站在他对面,与他对视着。这时才发现他手臂挡住的地方有血迹。

“ 你受伤了?”

男人还是没有说话,严肃的一张脸。

阿果见他不理自己,便走到他的身后。

天啦!原来这人是受了很严重的枪伤,大半个后背全是鲜血,还有两个子弹打穿衣服的痕迹。她望着男人那已经被血浸湿的衣服身上直发凉,再回过头来看着他这幅无所谓的样子,心里也是佩服。这人也太厉害了吧!都伤成这样了,还一脸没事的坐在这里用枪吓自己,难道他不疼吗?

唉...先不管他是怎么进来的了,还是救人要紧,他这血还在往外流,如果再不止血,他人会死的。

此刻的阿果也不似刚才那般警觉了,她微微弯腰望着男人的侧脸。

“ 大哥,我没有处理过你这种伤口,我要怎么做啊?”

这时男人放下枪看向阿果。

“ 打扰了姑娘,帮我把子弹取出来就行。”

“ 哦。”阿果半知半解的应着。

取子弹!她从来没取过,可他这也不能再拖了,取吧!

她转身去碗柜里拿了两个碗,又到墙边的酒坛子里倒了两大碗酒端了过来,一碗酒放在桌子上,过一会儿取子弹的时候消毒用,把另一碗酒递给了男人。

“ 大哥,你喝些酒吧!喝些酒待会儿取子弹就没那么疼了。”这酒是她家里最烈的酒了,一碗下去应该可以让他有些醉意,不会觉得那么疼了吧!

男人注视着阿果明亮的眸光,接过她手中的酒。

“ 谢谢姑娘。”

阿果看着男人依旧严肃没有笑容的脸笑着说

“ 不用谢!说不定是上一世我欠你的,这一世我要还给你;或者是这一世你欠我的,下一世你可要记得还给我哦!”俏皮的一句话缓和了些紧张的气氛。

阿果转身去架柴烧热水,又去衣柜里拿来了一大块干净的布和她平时纳鞋底用的镊子,还有针线。锅里的水在烧,她在桌前用酒认真的给镊子、剪刀消毒,做准备工作。

没一会儿锅里的水也开了,所有东西都已准备好。她轻轻脱去他那已经满是血的军装、衬衫,仔细的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心脏就像打鼓一样咚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她害怕,可是她现在又不能害怕,这人还在等着她救。阿果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着,观察着他的伤口,后背有两个弹孔,有一个弹孔可以看见弹尾嵌在血肉里,看来这颗子弹是被什么削弱了冲击力,所以不深,也好取去。可是另一个弹孔的子弹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而且那弹孔还在不停往外流着丝丝鲜血,这才一会功夫,血已经沿着他的后背把裤子又染湿了一块鲜红。

阿果最害怕的就是这样了。如果子弹在身体里,那么以她的能力,根本取不出来呀!那会出人命的。她担心的转到男人面前,看着那颗子弹,已经露出一点点头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都被吓糊涂了!刚刚明明是先看见他胸前有血才发现他受伤的,如果子弹没打穿身体,胸前的衣服怎么会有血呢!可她看着那伤口,又有些为难,子弹头只出来那么一点点,要怎么取出来呀?那必须要把子弹周围的肉剪开一些才能把子弹挖出来,可那得多疼啊!

她的心中尽是忐忑,她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 大哥,你这胸前的子弹不好取。”

男人看着阿果,微笑着回答

“ 姑娘,你别害怕,动手吧!”

阿果看着那弹孔眼神颤了颤,血还在往外流,此刻裤腰的红也越来越大了,她卷了一块干净的布递给男人。

“ 大哥,这布给你咬着吧!”

“ 谢谢姑娘。”男人微笑的接过阿果手中的布,塞进了嘴里。

阿果低着头看着男人的目光,心里真是七上八下,可他依旧还是一副很平静的模样。

“ 大哥,那我开始了啊?”

“ 嗯。”他应了一声。

阿果屏住呼吸,眼睛也不敢眨一下,拿着镊子顺着血肉进去夹住子弹拔了出来,然后快速的用酒给那两个伤口消毒、缝合、包扎。

现在用热毛巾给他擦着后背上的血。

“ 大哥,你还好吧?”

男人嗯了一声。

阿果也知道这肯定是很疼的,和他说说话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或许会让他觉得好点吧!

“ 那我现在给你取胸前的子弹。”

“ 嗯。”他强忍着疼痛应了一声,人也疼的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阿果小心翼翼的用剪刀把伤口剪大了一些,然后用镊子夹住嵌在他肉里的子弹,就在准备拔出的时候男人疼得颤抖了一下,哼了一声,阿果也吓得松开了手,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还有他胸前的伤口,人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再看一眼那伤口,也因为她的剪开血也流的更凶了,她连忙在桌上抓起一块布堵住了伤口。

“ 大哥,你没事吧?”她害怕的看向男人。

男人拿去嘴里的布笑着看向阿果,他的样子还是很平静,可语气却是虚弱无力的,脸色也是苍白的。

“ 姑娘,吓到你了吗?”

阿果看着他的样子。

“ 大哥,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呀!你这得多疼呀!”

“ 姑娘,我没事,你别害怕。”他依旧面带笑容。

阿果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滴滴滚落,头发丝上、身上也全都是冷汗在往下滴。这怎么可能会没事嘛!这都疼成什么样了啊!他竟然还能笑的出来,这是什么人嘛!

“ 姑娘,我能挺住,你继续吧!”

看着他的坚强,阿果心里的恐惧也缓和了些。

“ 好,大哥,我现在就给你把子弹取出来,子弹取出来就不疼了,子弹取出来就会好的,你忍一忍啊!”她安慰着男人,也是在鼓励着自己。

男人又笑着把布塞进嘴里咬着。

看着他的坚强,阿果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可能在生命的面前,所有的恐惧都会变得坚强吧!

终于,阿果取出了子弹,给他缝合、包扎好了伤口,她一边给他压制着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一边给他擦去身上的血。

她关心的问了一声。

“ 大哥,你还好吧?”

男人微笑着望向阿果,她的语气那么温柔,她的目光满是担忧。

“ 我没事,谢谢姑...”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晕了过去。

“ 哎...大哥。”阿果使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抱住了快要倒下去的人。

“ 大哥,你醒醒啊!大哥,大哥...”

这可怎么办呀?她又不敢喊人来,万一他是被仇家追杀的,那她这一喊岂不是害了人家嘛!

她看了看自己用尽全力才抱住的人。他伤口才刚刚包扎好,又不能动,就算能动,他那么高的个子,她也没办法把人移到床上去啊!

她在屋里看来看去,最后也只有就站在原地让他靠着了!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