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要了&清纯校花的被*日常(NP)

2022-08-06 08:56:41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砰砰砰”。

剧烈又紧促的敲门声忽然在电闪雷鸣的间隙中出现。

正窝在沙发里看恐怖片的周沫吓得心脏差点儿蹦出来。

趿着拖鞋打开门,“谁啊。”

门外,被淋成落汤鸡的男人比鬼还恐怖,惊得她说不出话来。

竟然是韩沉……高中时候的对门,也是她初恋……

他被雨淋的不成样子,头发像锅盖似的扣在脑袋上,白色衬衫晕染坨坨污色,黑色裤脚上全是泥巴点子。

虽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人,当年的青葱少年,在岁月的雕琢下,已然换上更深刻的面容,身形也由当年的单薄变得壮硕,形容俊貌完全不同。

但周沫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有事?”周沫有点尴尬。

小说

“是我,韩沉。”韩沉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知道,认出来了。”

韩沉暗沉的黑眸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随即恢复清明,“有事和你商量。”

“嗯,你说。”

等了半天,却不见下文,只见韩沉眉头紧锁,面容紧绷,薄唇抿成一道线,似乎有难言之隐。

这么多年,他淡薄阴沉又少言寡语的性格还是没有变,似乎多说几个字能要他命。

“说啊,什么事?”周沫催促。

“能结婚吗?”

“……”

这人真是,要么不说话,要么一开口就这么惊悚。

周沫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有问题,“和谁,你?”

她倒不是脑抽,只是想再确认一下韩沉的意思,是不是她意会的那样。

韩沉微微点头,正巧楼道声控灯灭了,他黑色的眸子辨不出悲喜,融在昏暗的光线里,深幽难测。

“理由呢?”周沫还算理智,她知道对于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她还心有跃动,毕竟初恋,但他现在这副模样还不足以让她意乱神迷。

“我妈病了。”

言简意赅。

“懂了。”

不用韩沉解释,周沫完全明白韩沉的心思。

虽然从上大学之后,周沫便很少回家,也没怎么见过韩沉和她母亲,但隐约听父母说起过,韩沉的母亲好像生病了,心脏有问题。

韩沉从小随母亲长大,为了安慰生病的老母亲,周沫能理解。

而且,韩沉的母亲性格很好,很温柔,对她也不错。

她和韩沉的“地下恋情”,她父母都不知道,韩沉的母亲却是唯一知道秘密的人。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去韩沉家问题问作业,韩沉的母亲会给他们关上门,有时候会借口出去散步,给足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

但她和韩沉真没什么,没有粉红泡泡相关的事发生,就只是答疑解惑而已。

韩沉母亲生病后,一直住疗养院,韩沉在帝都上大学,他们和自己家的关系也逐渐断了。

“能答应吗?”韩沉声音很沉,语速很快,有点焦急。

“我想一想。”周沫犹豫中。

韩沉索性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打开后抽出两张卡,塞进周沫手里。

“一张我的工资卡,一张是工资外收入,密码是931111。我的工作你应该知道,数目不多,目前只有这些。有套房正在供房贷,车子是全款。”

第一次听到韩沉说这么多“废话”,周沫看着手里还有点潮的银行卡,心里震惊之余,还有点不舒服。

这也算有车有房了,麻蛋,比她混的好。

周沫有样学样,折身去屋里拿了自己的卡出来,递给他:“全部家当,但我说好啊,我没车没房,别嫌我拖累你。”

韩沉惊异,“你答应了?”

周沫点头,“我又不傻,这年头找对象不就先看物质条件,再看长相么?你,各方面都还不错。”

而且,她爸妈一定喜欢他。

不仅因为韩沉是从小熟悉的邻居,成绩优异,也因为韩沉的职业——医生。

在她爸妈眼中,事业单位意味着稳定,稳定就等于幸福。

周沫父亲公务员,母亲初中教师,都是公职人员,思想比较保守。

周沫倒是无所谓未来另一半的工作,只是她不想让父母失望。

毕竟已经让他们失望过一次了。

“你的卡自己收好,”韩沉将她递卡的手推回来。

手触碰到周沫的一刻,周沫只觉得手背发烫,这不是韩沉的体温,至少不是以前他的体温。

灼热的触感刺激到周沫,她瞬间察觉出异常。

再看韩沉的面容,面色有点白,唇也不是正常色泽,脸上是密密的水珠,已然分不清是汗还是雨水。

“你是不是发烧了?”

韩沉沉默,微阖双眼,忍着难受,微微点头。

“你先进来,”周沫真服了他,“结婚这事又急不得,好歹挑个天气好的天儿说啊。”

说着,弯腰打开鞋柜给他找拖鞋。

后进来的韩沉正要关门,突然停住,“那我明天再来。”

周沫将拖鞋扔在他面前,站起身单手叉腰,没好气地看着他,“行,你明天过来,打扮的好点儿,记得买花,要999朵红玫瑰,还有,钻戒不能少于五克拉,否则免谈。”

韩沉知道她在说反话,只阴着脸,没再说什么。

“换了鞋再进来啊,地别给我踩脏了,”周沫折身去屋内,拿了新的毛巾,和一套新的男士睡衣,指了指洗手间催促:“进去吧。”

韩沉没接,偶然看周沫一眼,没看到她的面容,只看到她的发顶,还有睡衣衣领内白皙的脖颈。

她的头发还没全干,乌黑的头发侧梳在一侧,散发淡淡的铃兰香。

两件套的睡衣保守又老气,根本看不出什么,只露出脖颈处的肌肤,看得出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白,晶莹剔透,白到发光。

周沫低着头,一门心思都在手里的东西上,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还少些什么。

“我这里就这么多东西,你将就着用吧。”

周沫将东西一股脑塞给韩沉。

韩沉皱眉,“别人用过的?”

他指男士睡衣。

“新的,没用过,这不还没来得及送,人就分了么,”周沫丑话说在前面,“我刚和前任分手,你要是介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指结婚。

韩沉垂眸,看着手里宝石蓝的男士睡衣,真丝质地,触感顺滑,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而他也知道周沫的近况,在读博,没毕业,没有经济收入。

可惜了她一番心意。

“你和他,断干净了吗?”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