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把灼热喷洒进她的体内(张开腿娇吟)全文阅读

2022-08-06 09:14:31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

方清郁伸了个懒腰,然后迅速起床,刷牙洗脸,穿戴整齐,准备出发。

妈妈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见到她,“天天早出晚归,也没见你赚多少钱,不如早点找人嫁了,让我少操点心。”妈妈对她的现状极不满意。

这几年,妈妈不知催了她多少次,让她早点找个男朋友,早点嫁人,四处张罗着让她相亲,无论对方什么条件,只要肯娶她,妈妈就会兴高采烈地等着将她拱手嫁人。

对于妈妈的催婚,她完全理解,可找个男朋友,她暗自摇了摇。

“好了,好了,孩子的事让她自己作主。”爸爸出来劝解妈妈,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出门。

“你知道什么……”

妈妈的唠叨声,被隔绝在门内。方清郁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是她不找男朋友,只要一想起那晚的折磨,怕的她不寒而栗。许是心里阴影太过深刻,让她心生畏惧。

出了家门,外面冷冷清清,偶尔瞧见几个清洁工,在认真清扫马路,那一身桔黄色的衣服在晨雾中慢慢移动。

小说

方清郁的面包店离家并不近,起的早,公车和地铁里的人都不多,平时拥护的车厢今日却宽敞的很。

大学修的是市场营销,可方清郁的性格实在做不来。四处找工作碰壁,找到工作后,又学不来长袖善舞的交际应酬,便兴起了自己开店的想法。

小时候特别喜欢吃面包,因为家里条件有限,方清郁是家里的老大,妈妈总是对她说:“你是姐姐,要学会照顾妹妹。”所有好吃的要可着妹妹来。那时候她就在想,如果以后可以自己做面包想吃什么口味的就做什么口味的,那该多好。

小时候的志向,就是亲手制作自己喜欢的美食分享给大家,也因为大学毕业的屡遭挫折,便狠下心来专门到西点学校去学习,然后用那张银行卡的钱,开了家面包店,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说来真是讽刺又可笑,自己的理想居然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

店面不大,但很干净整洁,这四年来,她苦心经营这个小店,只要钻进厨房,埋首于手中的工作,便会忘忘了一切苦恼和忧愁。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一直做下云,虽然赚的钱不多,去了房租水电费,外加人工费,所剩下的她仅仅够维持生活而已。尽管这样,方清郁依然乐此不疲,做方清郁喜欢的工作。

烤箱里烘烤出面包的香味流溢整间小屋,这时店里的两名员工已经到来上班。发现方清郁在里面并不奇怪,只是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小春全神惯注地盯着烤箱里的面包,烘焙时间刚到,马上带上手套从里面端出来,仔细嗅了嗅面包的香气。

“方姐,你今天做的什么口味,好香啊!”

“又把你的馋虫勾出来了。”吴涛走过来,打趣小春,将面包上了架。

“你不也喜欢吃方姐做的面包。”小春白了吴涛一眼,也跟着忙碌着。

“呆会告诉你们俩个配方,自己学着做。”小春和吴涛是店里的学徒员工,俩人整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俨然一对小冤家,方清郁真羡慕他们的无忧无虑,她却再也发不出那样畅快爽朗的笑声了。

悦耳的门铃声响起,有顾客上门,小春赶紧迎了上去招呼客人。方清郁则继续做手里的面包。店面的事小春应付的得心应手,她嘴甜人甜,极会哄客人开心。每次都是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相比较在外面与人打交道,方清郁宁愿躲在里间专心制作她的面包。

忙碌了一天,今天的销售业绩与往日没什么差别。小春与吴涛同方清郁挥手道别,关闭店,做地铁转公交回到了家里。

方清郁回到家,刚打开门,便听见里面欢声笑语。她知道这是妹妹回来了,爸妈见到妹妹才会开心地拾不拢嘴。

此时她们正围着桌子前包着饺子。

“姐,你回来了。”妹妹见到她,愉悦地先打招呼。

这倒让方清郁惊讶了好一会儿,这么多年,妹妹还是头一次这么亲切地跟她说话。

妹妹——方清蕾,顾名思义,爸妈给她起名蕾字,是希望她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一样娇艳成长。妹妹也确如她的名字一样,是方圆整个小区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一头烫染漂洗过的金黄秀发泛着大波浪圈随意地披在肩头,细而浓的眉,不画而黑;高而大的眸,闪着俏皮;小而巧的鼻,尖挺又饱满;薄而红的唇,微微向上翘;细而修长的身高,玲珑有致的身材,该凹的地方凹,该翘的地方翘,具有魔鬼身材,饶益众生的容貌。

妹妹很小便知道自己很漂亮,几乎是在赞美声中一路长大,加上舞蹈专业出身的身段气质,更加衬托出她的美丽妖娆。

二十二岁的青春年华,正是少女梦幻般的年龄,不似她二十六岁高龄,心态变如同七老八十一般。

换好拖鞋,洗净手,加入到包饺子的行列。

方清蕾,纤白匀称的十指,经过精心地修剪,印着朵朵色彩艳丽的小小碎花正笨拙地捏着水饺。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日却破天荒般的包上了饺了,虽然包的实在有碍观瞻,但勉强还能称的上是饺子。

“蕾蕾,你姐回来了,这里不用你。”妈妈对蕾蕾说。

方清蕾听到妈的话,立刻兴奋地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我就知道妈最疼我。”说完,放下手里的活,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对于这种情况,方清郁早已习以为常。她是姐姐,就应该让着妹妹,从小爸爸妈妈就是这样教育她的。时间长了,渐渐养成了习惯,家里最好的或者只要蕾蕾喜欢,她便让着,家里的一切活计,她便干着。

“蕾蕾,你今年就毕业了,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个好归宿,趁现在年轻貌美,找个条件好的,不要像你姐整天就只知道弄她的那个破面包,也不见赚多少钱,前几天介绍的那个老曾的侄子,你姐死活不同意,再这么耗下去,路上扛大包的都不稀罕她。”妈妈向着客厅里的妹妹谆谆教导。

这四年来,妈妈不断地为她物色各种“理想”对象,只要是个男的,就巴不得将她嫁掉。老曾的侄子都快40了,只不过家里做点小生意,有那么一点钱,就逼着她去相亲,恨不得立刻将她嫁过去。

“好,听妈的,我一定会嫁个好男人。”妹妹胸有成竹地说。“我会找一个世上最好最帅最有钱的男人。”

爸妈互望一眼,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蕾蕾从小就漂亮,又是舞蹈出身,想找个有钱人,不成问题,这是全家人的心愿。方清郁也认为蕾蕾配得上最好的。

“清郁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男人嫁了。”爸爸语重心长地说:“你说你,介绍的你不干,自己呢?又不会找,这样下去,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们养了你二多年,可没说让你回报什么,就是想让你找个归宿,把自己嫁了,你到好,介绍的没有一个看上的。”妈妈气愤填膺,“今年再找不到人嫁了,就滚出去,别总是懒在家里不嫁人!”

“你说什么呢?”爸爸有些不高兴。

“怎么?我说错了,她……”妈妈拔高语气,显然动了怒。

“爸妈,你们放心,姐的终身大事,我负责。”方清蕾一脸骄傲自信的保证。

爸妈当然不会真的相信蕾蕾的话,“管好你自己,你姐的事不用你操心。”

看见妈妈的气极败坏,爸爸的忧虑焦心,方清郁也想找个男朋友结婚算了。可脑海里一闪到那个晚上,她浑身颤栗地发抖,那个可怕的噩梦,刻意被她遗忘的漆黑夜晚,想到男人的接近,男人的身体,她甚至会恶心地想吐,从心里往外排斥抗拒着男人的接触。

晚饭过后,蕾蕾一人躲回房间里。方清郁自己收拾着厨房碗筷,一切弄妥后,回到房间。。这间十几坪大的小房间,大多时候只有她一人。蕾蕾住校很少回家,偶尔回来住上一晚,便会抱怨自家的房子小又拥挤。

方清蕾倚在床头,欣赏着手里的项链首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那种小鸟依人,含羞带怯的娇态,宛如少女思春的媚态,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方清蕾手里的项链煜煜生辉,上面的钻石反射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方清郁对这些从不在意,也不识货,但依然能够看出这是个价格昂贵的钻石项链,与蕾蕾手上的手链,耳朵上的耳环相映生辉,闪闪夺目。

蕾蕾自从学舞蹈,在大学里有演出机会,她知道蕾蕾也兼职模特,在外面赚的钱比她的面包店不知多多少。但她平时花钱如流水,不知节俭,追求名牌,哪会有能力买得起这样贵重的首饰。

“咳!”方清郁轻轻出声,打断了兀自陷入迷恋中的沉思。“想什么呢?”

蕾蕾回过神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镜子仔细地打量着自己。“没想什么。”说着,脸上又出现了一抹羞红。

“有男朋友了。”虽然是问话,但却是肯定句。

蕾蕾果然轻轻地点了点头,带着几分痴迷,带着几分向往,带着几分陶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