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技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
WordExcelPowerPointWPS

把她压在胯下猛烈撞击 h玩弄跪趴着调教嗯啊

2022-09-19 09:20:56 出处:[ 菜菜电脑网 ] 人气:次阅读

她没事是真的没事,但是这辆车就不一样了。

司机一双不可置信的目光,呆滞的打量起兰清颜,他真心觉得这是个奇迹。

而下一秒。

司机顺着小姑娘的手看起,心里顿时一咯噔。

兰清颜的纤纤玉手抵在黑色迈巴赫车盖上,衬得她皮肤白皙细腻,而她手下则是凹陷的车盖。

陷……陷进去了?

小说

“这这这……”司机瞪大着一双眼睛,一脸震撼到说不出话。

坐在副驾的秘书也下了车,刚询问怎么了,就看到小姑娘手下的凹陷。

他眼皮下意识的跳了下,“……”

这是什么怪力女孩?

反观兰清颜,她眼睛里没有任何波澜的情绪,但顶着两个人的视线,她心里突生起不好的预感,赶忙收回了手。

小茶叶站在她肩上,左看看右看看,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会说人话,但这是凡界,他不能暴露自己是妖。

几人都僵持不下,谁也没说话。

这时,在车上金贵斯文的男人也下了车,走到兰清颜面前。

男人垂着眸看她,目光很淡,脸上带着一份淡淡的疏离。

“……”兰清颜抬眸,撞进了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下意识的喊了声,“师尊……?”

纪谨黎:“……”

兰清颜喊的很小,但对于修仙人来说,男人听的很清楚。

纪谨黎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喊他,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在看眼手机上的图片,仔细对照了一番。

小姑娘五官精致,清新又娇俏,没有照片中带着的婴儿肥的稚气,却同样美得倾国倾城。

尤其是那双与照片上一样美艳灵动的桃花眼,美得简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只是在这份美中,男人莫名的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察觉到男人灼热的眼光,兰清颜忙避开眼,贝齿轻咬着下唇,她也很奇怪自己刚才的举动。

男人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用冷冷的语调问了句,“你是兰清川的妹妹?”

兰清颜一怔,乖巧地点了下头。

纪谨黎微微颔首:“你哥让我来接你。”

说着,男人便将手机上与兰清川的聊天记录给她看。

兰清颜轻轻地扫了眼,她很确定那就是她哥哥,因为上面还有一张她十二岁的照片。

一边站着的司机和秘书,也因男人的出现,短暂的忘了车盖被面前这个看着乖巧的小姑娘,一拳砸凹陷的事。

只觉得她很重要,重要到他们BOSS丢下手中工作,亲自来接人。

“上车。”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她眨了眨眼睛,嗓音软绵地道:“好的。”

坐在车里,兰清颜默默地缩在角里,不知道为什么,身旁的男人给她一种很无理的熟悉。

“我这么可怕?”

男人突然开口,低沉的嗓音很好听,却也带着清冷的低压。

兰清颜缄默了片刻,回道:“我冷。”

纪谨黎皱了下眉,对前面吩咐道:“空调调低点。”

司机赶紧回道:“好的BOSS。”

没一会儿,车内的冷气就降了下来,兰清颜也不在瑟缩在车门边,挺直腰背乖巧地坐在那。

她很怕冷,原因是小时候修炼弄错了灵根,去了极北之地修了冰系,差点没把她冻死在那。

自此留了隐患,只要稍微冷一点,她就会冻得瑟瑟发抖。

车内空调的温度调了上去,正适合她,慢慢的,兰清颜有点招架不住,眼皮渐渐变得沉重。

几秒后,便手支着头,睡着了。

正在处理工作的男人见旁边没了动静,随即瞥了眼,小姑娘睡得酣甜。

见状,男人垂眸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预计还有十五分钟到家,便拿了一张毛毯给她盖上,续而又继续处理工作上的文件。

这一睡,兰清颜就睡到了半夜。

梦还是同一个梦,醒后的心痛泪水也在,她坐起擦干眼泪。

镇定几秒后,她突然意识这不是她的房间,正当她要起身探索现场时,发现了睡在她枕边的小茶叶。

就这样,不知情的松鼠就被叫醒了。

小茶叶揉揉睡眼惺忪地眼睛,嘴里含糊地问:“怎么了?”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小茶叶困得不行,也不想多废话,快速地解释了句,“这是你哥找的人,在他家。”

这么一说,兰清颜到想起来了,原来这是那个男人的家。

小茶叶见她想起来了,倒头就睡了。

兰清颜:“……”

今天睡得太多了,从坐上飞机起她就在睡,白天睡足的她,现在尤其的精神。

她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静谧的夜,思绪飞到了以前。

兰清颜刚降临世间,就被天道眷顾了五百二十道天雷。

天道的这份眷爱,让尚在襁褓的兰清颜无力承受,仅是一道天雷就会被劈的连渣都不剩。

护女心切的兰父兰母,这才强忍不舍的把兰清颜送进了桃源秘境。

桃源秘境。

缭绕的云雾之下,四季之景皆有,峰峦叠嶂,互不干扰。

桃源之景,目酣神醉,是人界五大古秘家族的太祖共同筑造的仙境,是飞升上仙却不愿去天界的闲情逸致之境。

而四季如春,满山花海的那一排排山峰则是古秘兰族的。

**

“那丫头是今天走吧?”兰家太祖问。

“嗯,是的。”兰家一位小辈,兰明静答道:“看时间,现在应该已经被接走了。”

闻言,兰家太祖点点头,内心是压抑不住的欢喜。

“她可总算是走了。”

兰明静:“……”

看这样子,若不是要保持长辈之姿,兰太祖定是要敲锣打鼓放鞭炮,美酒美乐庆几天。

而这时候。

兰太祖乐呵着,正要回去喝几瓶美酒庆祝一下。

而这时候。

刚转一半身,就被远处一声巨爆震得一怔。

紧接着。

兰太祖脸一沉,“你不是说她被接走了吗?”

兰太祖不想也知是谁,除了那丫头,还有谁敢在兰族放肆?

兰明静迟疑片刻,“……可能她念及旧情,多留了一会。”

兰太祖:“……”

那小祖宗要是念旧情,就不会在走前炸了兰族放置仙器的鹤顶楼。

……

远山。

被炸得黑烟滚滚的鹤顶楼,围了一群兰家子弟,救火的救火,指挥的指挥,叫人的叫人,呆愣的呆愣。

然而。

兰清颜则趁着混乱,逃到了秘境的出口。

此刻,她站在秘境门前,看着远山那处冒着黑烟的,米大的地方,白皙的一双小手,满足的摸摸腰上的斜肩包。

这可是装了她截胡的,满满一包仙器啊!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投诉建议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8-2020 caicaip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菜菜电脑网 版权所有